<i id='ydb5h'></i>
  • <tr id='ydb5h'><strong id='ydb5h'></strong><small id='ydb5h'></small><button id='ydb5h'></button><li id='ydb5h'><noscript id='ydb5h'><big id='ydb5h'></big><dt id='ydb5h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ydb5h'><table id='ydb5h'><blockquote id='ydb5h'><tbody id='ydb5h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ydb5h'></u><kbd id='ydb5h'><kbd id='ydb5h'></kbd></kbd>
      <fieldset id='ydb5h'></fieldset>

      <code id='ydb5h'><strong id='ydb5h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1. <ins id='ydb5h'></ins>
          <span id='ydb5h'></span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ydb5h'><em id='ydb5h'></em><td id='ydb5h'><div id='ydb5h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ydb5h'><big id='ydb5h'><big id='ydb5h'></big><legend id='ydb5h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1. <dl id='ydb5h'></dl>
          <i id='ydb5h'><div id='ydb5h'><ins id='ydb5h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1. 鄉村旅遊打出提質升級組合拳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0

              本報記者 鄭海鷗

              近日,文化和旅遊部、國傢發展改革委等13部門聯合發佈瞭《促進鄉村旅遊發展提質升級行動方案(2018年—2020年)》。針對部分地區鄉村旅遊外部連接景區道路、停車場等基礎設施建設滯後,垃圾和污水等農村人居環境整治歷史欠賬多,鄉村民宿、農傢樂等產品和服務標準不完善,社會資本參與鄉村旅遊建設意願不強、融資難度較大等問題,《行動方案》作出瞭系統部署。

              “多部門聯合發力,對鄉村旅遊提質升級具有重要意義。”浙江大學管理學院教授周玲強說,以浙江湖州德清縣為例,當地“洋傢樂”業態之所以能夠發展起來,離不開相關政府部門的“保駕護航”。比如有的知名民宿項目,在創業之初面臨資金、土地等難題,當地政府援引浙江省“坡地村鎮”相關政策予以扶持,在建設用地指標有限的情況下,采取點狀供地和建築創新方式確保項目落地及後期的持續健康運營。

              “《行動方案》有多層意義,針對鄉村旅遊提質升級的制約因素進行系統推進;引領推進農村人居環境整治、鄉村公共服務提升、美麗文明鄉村建設發展;將貧困地區鄉村旅遊發展作為重點;創新社會資本參與方式,規范農戶、村集體等參與方式,有助於探索現代鄉村治理改革創新。”南開大學旅遊與服務學院教授、中國旅遊智庫秘書長石培華說。

              “近年來,在中央及地方的大力推動下,各地鄉村旅遊獲得瞭長足發展。”周玲強說,一些先進地區湧現瞭度假、休閑、康養等業態,鄉村旅遊進入新的發展階段;一些後發地區,通過發展鄉村旅遊實現瞭人居環境改善、生活品質提升,並逐步推動鄉村旅遊提質升級。

              對於方案如何落實,業界專傢也給出瞭一些建議。

              石培華建議,更加重視鄉村旅遊人才開發,加大鄉村旅遊帶頭人培養,重點吸引大學生村官、專業人才、旅遊職業經理人等群體回鄉創業;大力推進鄉村旅遊中的農旅一體化發展,註重相關產業的深度融合;全面提升鄉村旅遊的文化品質,支持建設一批鄉村旅遊文旅融合示范項目;對我國鄉村旅遊發展進行普查和評估,更好地把握發展狀況等。

              周玲強表示,鄉村旅遊目前最大瓶頸是如何通過各種形式把產品推廣出去。“鄉村旅遊的服務質量,以及一些品牌及聲譽維護還沒有太好的解決方案,缺乏有效管控,比如有的民宿存在‘有償刷單’等不誠信的行為。在這方面可以借鑒星級酒店的服務質量評價體系進行規范化管理。”

              鄉村旅遊牽涉部門多,協調難度大,這是未來落實《行動方案》的難點。東北財經大學旅遊與酒店管理學院院長史達建議,需要把鄉村旅遊提質升級問題作為政府的民生工程,切實加強頂層設計,才能保證《行動方案》變成實際行動。